•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听书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34.收编

驿路羁旅 / 2020-02-14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梅林和薇薇安初步设定好了突变试验的时间,薇薇安那边的突变药剂的材料,已经在数次实验里消耗殆尽了。梅林需要去一趟欧洲,补充新的材料,顺便处理一些私人事务。

    不过在离开纽约之前,他先去见了见弗瑞。

    嗯,又在午夜时分。

    弗瑞已经被梅林整的没有脾气了,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和梅林见了一面。

    两人主要谈了谈被艾尔莎带回纽约的道格朗斯博士,那位生物学博士掌握着一种危险而夸张的生物改造技术,不管他落入任何有野心的势力手里,都会引发很大的麻烦和恐慌,因此他绝对适用于“超自然事件接触者保护条例”。

    弗瑞将他安排到了桑塔利亚州的一个秘密地点重新开始生活,而且他的妻子和女儿,也已经被远在欧洲的塔利亚从丧钟位于北爱尔兰的一个基地里救了出来,很快就会被送回北美。

    至此,这一次由蝙蝠人袭击引发的事件正式结束。

    梅林对于那个招募了丧钟的女男爵已经布满了罗网,也许等到他下一次返回纽约的时候,就是真正的收网时刻。

    梅林并不着急,在从银行家的记忆里搜集的情况来看,九头蛇在北美的首领也就那么十几个,他完全可以一个一个的杀过去。

    实际上,他挺享受这种猎杀的。

    而就在梅林离开北美的第二天,在遥远的德克萨斯州,在某个乡间农场中,一场特殊的会面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一辆疾驰而来的越野车,以一个干脆利落的摆头,停在了这并不起眼的农场门口。伴随着车门打开的声音,神盾局7级特工约翰.加特勒从车里跳了下来,

    和几年前相比,这个老牛仔的气色好了很多。

    就像是时间中的逆生长一样,他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从外表看上去,他现在和30多岁的人差不多。

    一方面,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的治疗师们确实很懂得调养病人的身体。

    另一方面,在身体里植入的维生仪器一点一点被重生的器官取代之后,加特勒这个曾经在死亡边缘走过一糟的老牛仔,也重新焕发了生机。

    可惜的是,这已经是那些治疗师们能做到的极致了。

    他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受的重伤,被子弹打断了肠子,损伤了肾脏,依靠维生仪坚持了快十年,那严重的伤势彻底改变了他,即便有魔法的帮助,也不可能彻底复原。

    现在他身体里,还有一小部分器官,是用维生仪替代的。

    但加特勒已经很满足了。

    他现在每一天睁开眼睛,都感觉自己是活在新得来的生命里,他珍惜自己的每一天,就如生命的最后一天一样。

    如果可以,加特勒希望自己就此从神盾局离职,回家乡做个平凡的普通人,然后度过自己剩下的几十年人生。

    他已经为神盾局付出过一次生命了,接下来的人生,他更希望为自己过。

    但可惜,成年人的世界里,不是事事都能顺心的。

    尤其是,加特勒在受伤的那些年,为了乞活,他不得不做出了一些影响他一生的决定,他做出了选择,他就得承担代价,他已经踏上了一条通往未知的路,他就得一直走到最后。

    “就在这里了。”

    在加特勒身后,几个全副武装的特工手握枪械,而在他身边,一个穿着精致西装,还摸着发油,看上去稍显奸诈的家伙分辨着周围的环境,他对带着牛仔帽的加特勒说:

    “这里就是那些从刺客联盟叛乱的武士们在德州的聚集地,也是我们这一次的任务目标。”

    “行,先别动手,我去和他们谈谈。”

    加特勒似乎对身边这个狡诈的家伙并不怎么喜欢,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身后的特工们留在原地,他自己双手插在裤兜里,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越过农场的围栏,走向农场内部。

    “砰”

    一颗子弹从农场的房子里射了出来,正打在向前行走的加特勒脚下,这是一个警告,毫无疑问。

    在老特工眼前,房子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农场劳工衣服,手握猎枪,具有南美人种特征的年轻人蛮横的站在自家门口,对加特勒喊到:

    “这是私人领地,滚出去!”

    “嗨,冷静点,伙计。”

    加特勒举起双手,一脸温和的对那个手持猎枪的农场主说:

    “这个农场收拾的不错啊,这是你的地盘吗?”

    “这和你没关系,滚开!”

    那颇有德州彪悍民风的农场主语气不变的喊到:

    “我没心情和你聊天。”

    “相信我,伙计,如果不是必要,我也不会来这里。”

    加特勒说:

    “我是来送信的。”

    “谁的信?”

    农场主的枪口就对着加勒特的脑袋,也许下一刻,飞出的子弹就会打爆老特工的头。但面对那黑乎乎的枪口,加特勒并不畏惧,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口袋,对那农场主说:

    “替你们的首领,威尔逊.斯莱德,他有个很烂的外号,叫‘丧钟’。”

    农场主的脸色微变,他扬了扬枪口,厉声呵斥道:

    “我不认识什么丧钟,见鬼的,快离开这!”

    “你确定吗?”

    加特勒慢悠悠的说:

    “但他告诉我他认识你,当年还是他带着你和其他几个人,趁着夜色从南达尔巴特逃出来,然后从孟加拉湾坐着一艘偷渡船来到北美的,你们一路上躲避忍者大师的追杀,跟你们一起逃出来的个人,在到达北美的时候,就只剩下了7个。”

    “嗯,让我再想一想,除了你和艾米莉女士之外,剩下的几个人都在桑塔利亚州活动,他们在那里建立了一个据点,叫什么来着?死局帮?对吧?我没说错吧?”

    那农场主盯着加特勒,片刻之后,他放下了手里的枪,他对加特勒说:

    “看来你确实认识首领。他在哪?为什么不自己来?”

    “斯莱德受伤了,伙计。”

    加特勒坦然的,毫无保留的说:

    “数天前,在我们的支持下,他发动了一场对南达尔巴特的袭击。他是个很出色的指挥官,如果没有一些意外因素出现的话,他估计已经实现了自己的夙愿。但这也没关系,反正你们畏之如虎的忍者大师已经死了,现在掌权的是忍者大师的女儿,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斯莱德现在在我们的地盘休养,他无法来这里,和你分享胜利的喜悦,但他带来了一封信,也许你应该看一看。”

    老牛仔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卷起来的信,丢给了农场主。

    他说:

    “我偷看过,对不起,我就是这么一个好奇心重的人。但很遗憾,我看不懂,那个狡猾的家伙,是用密语写的,对吧?”

    “你当然看不懂。”

    农场主一边看信,一边用一种冰冷的声音回答说:

    “只有我们自己人才看得懂...”

    十几秒钟之后,那农场主抬起头,侧过身,对加特勒做了个“请”的姿势,他说:

    “嗯,看来你说的不错,你们确实是我们的新朋友。进来坐吧,我们得谈一谈。”

    加特勒对身后的特工们打了个手势,他们便放下枪,回到了越野车里,老牛仔一个人走入这农场主的居所中,他左右看了看,然后对那农场主说:

    “艾米莉女士不在吗?我听说,她是斯莱德麾下最好的女忍者来着,而且还是最漂亮的。”

    “你应该庆幸今天在这里值守的是我。”

    农场主端来两杯茶,他对加特勒说:

    “如果是艾米莉在这,她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打爆你的头。她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

    “好吧,那么该谈谈正事了。”

    加特勒结果那被热茶,他并没有喝,而是将那茶放在手边,他对眼前这个农场主说:

    “巴蒂斯特先生,我想我不需要再做什么自我介绍了,斯莱德先生已经把我们介绍的很清楚了。我是来征求你的意见的,你和你麾下的那些武士们,要不要加入我们?嗯...提前说一句,就算你们拒绝,其实你们也没有退出的选项。”

    “你们就这么自信的吗?”

    巴蒂斯特坐在加勒特对面,他平静的说:

    “如果来的只是你和你的那些特工们,我想,把你们埋在这农场里,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你也不会幼稚到认为,我是一个人在这里等你们,对吧?”

    “当然不会。”

    加特勒笑呵呵的说:

    “我知道你们在这里隐藏着很多人,都是很危险的武士们,但我其实不怎么在乎。”

    他扬起左手,在拇指之下,有个雪茄粗细的黑色装置,他的手指正摁在那装置上。他对眼前的丧钟追随者说:

    “只要我松开手,巴蒂斯特先生,距离这里最近的军事基地,就会立刻发射一枚战术弹道导弹,它需要近一分钟的飞行时间,才能抵达这个位置,然后将周围数公里之内的所有东西统统摧毁。”

    “我知道你们这些叛逃的武士很厉害,但我认为,1分钟的时间,也许能让你们有时间准备一份遗书,但它改不了你们的结局。”

    老牛仔朝着巴蒂斯特眨了眨眼睛,他说:

    “你瞧,我也不是空手来的。”

    “但你也会死。”

    叛逃武士巴蒂斯特盯着加勒特的手,他低声说:

    “你不像是个疯子,所以我觉得你应该不会这么鲁莽。”

    “哈,那你就猜错了。”

    加特勒满不在乎的端起茶杯,将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他品味着那茶水的味道,然后对巴蒂斯特说:

    “只要你们在爆炸范围里,我在不在,其实并不那么重要。你也许不知道,我这条命是赚来的,我能活到现在,早就活的够本了,但问题是,你活够了吗?”

    “当然,你可以赌一赌我有没有胆量按下这个按钮,但恕我提醒一句,如果你猜错了,那么代价就会很严重。”

    说到这里,加特勒脸上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他说:

    “你给茶里加了什么?昏睡剂?还是某种毒素?这玩意怪好喝的。”

    “你...”

    巴蒂斯特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对付眼前这个滚刀肉一样的特工,而加特勒也有些不耐烦,他说:

    “好了!闲聊时间结束了,现在告诉我,巴蒂斯特,你愿不愿跟随你首领丧钟斯莱德脚步,加入我们!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面对加特勒的注视,在十几秒的沉默之后,巴蒂斯特松开了拳头,他说:

    “我先要见到首领才能回答你。”

    “没问题,丧钟先生正在等待他最忠心的下属的到来。”

    加特勒脸上露出了一丝真正的笑容,他站起身,伸出手,对巴蒂斯特说:

    “为了我们共同的事业...hail hydra!(九头蛇万岁)”

    是的,很遗憾,梅林特工的好朋友,尼克.弗瑞的好战友,神盾局的高层,欧洲分部的主官,约翰.加特勒特工....

    是个九头蛇,虽然这并非出自他的本意。

    在他受伤的那一年,在他孤独的等死的时候,九头蛇在神盾局的联系人找到了他,那个家伙告诉他,他们可以帮助加特勒治愈伤势。那些精密的维生仪,就是九头蛇给加特勒的馈赠。

    如果没有那些设备,加特勒是挺不到现在的。

    而现在,虽然他在魔法中寻找到了活下去的可能,但已然身在局中,加特勒已经陷得太深,他已经不可能退出了。

    如果他想要叛离九头蛇,不管是九头蛇那些隐藏的爪牙,还是曾经无比信任他的尼克.弗瑞,都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事实上,留给加特勒的选择,真的不多。

    片刻之后,加特勒离开了农场,他目送着丧钟的下属巴蒂斯特和那个抹着发油的狡诈家伙一起坐车离开,他摇了摇头,

    巴蒂斯特注定是见不到丧钟的。

    实际上,根据加特勒得到的消息,丧钟斯莱德似乎已经被九头蛇的研究者们当成了随时可以抛弃的试验品。

    这其实也很正常,如果九头蛇里的阴谋家一开始就是冲着收编丧钟麾下在佣兵界闯出了名头的精锐追随者们来的,那么他们肯定不可能留下丧钟这个家伙来碍事。

    又或者,他们会通过某种洗脑的手段,把桀骜不驯的丧钟,变成自己人?

    “呵呵。”

    加特勒发出了一声冷笑,这些事情,已经和他没关系了。

    他坐回自己的越野车里,对开车的特工说:

    “下一站,去桑塔利亚,死局峡谷。”

    “我们去会会那个死局帮。”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洛欧小说网_TXT手机小说下载(https://www.luooy.com) 手机版:https://m.luooy.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